您的位置: 首页 >活力教学>活力教研>成果交流>详细内容

成果交流

在尘世烟火中找寻语文教学的源头活水

来源:转载威海教育学会 发布时间:2020-11-20 08:03:01 浏览次数: 【字体:

语文本应是“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般极富生活的情趣;语文,本应是“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的行知合一的体验;语文,本应是“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的情怀。然而,不知何时,我们的语文课变了味儿,褪去了那寻常的生活气息,远离了烟火尘世,变成一堆被榨干汁水的甘蔗渣。

这个天里,我有幸拜读了被称为“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位士大夫”的汪曾祺先生的《人间有味》,这本书如同平淡生活中那份酵母,带我去体验尘世烟火中的柴米油盐、一菜一羹,让我体会到、也让我慢慢找寻到语文教学的源头活水。

语文教学的源头活水在于用那敏感的心去体验人间烟火味。

“一边尽让粗蠢的,野蛮的,没有教养的手在我们脸上蹂躏,把我们的鼻子搓来搓去,挖我们的鼻孔,掏我们的耳朵,在我们的皮肤上发泄他们一生的积怨。我们的颚骨在瓷盆边上不停地敲击,我们的脖子拼命伸出去,伸得酸得像一把咸菜……”儿时洗澡的痛苦体验是幼小的汪曾祺用那颗敏感的心触摸到的;在多少次的理发经历中,他不仅感受到了理发师手艺的差异,更感受到了理发师的习气与性格;在多少次忍受牙痛之后,最终因被人推门一撞而“嘴里乱七八糟”,一口牙七零八落,在他的坚持下最终一次成功安上全部假牙。汪老的一生都是在用那颗敏感的心体验生活,体察生命,包容人事,并且做到凡事都是那样“能适应、习惯与凑合”。

其实,吃喝拉撒、衣食住行这是一个人生活的最基本的物质基础,也是一个人认识自己、了解社会的触角。可是我们平时的语文教学中关注过多少这些“拿不上台面”的基本需求?我们的作文教学中关注更多的是立意的高下、文辞的优美,却忽略了分数背后那颗体察生活与社会的敏感的心;我们挑剔的目光审视更多的是孩子阅读理解能力的高低,却忽略了孩子在字里行间对人生的理解与特殊体验。

语文教学的源头活水在于引导学生用那敏感的心去体验生活。在学习之余,跟妈妈学习如何拿菜刀,如何切出诱人的细细的土豆丝,为自己和家人做一份喜欢的拿手菜;学习如何将地板的每一个角落拖得干干净净,如何合理规划一天的时间。在宅家的日子里,用心感受这份不一样的假期,感受一粥一饭背后那份看似寻常的爱;关心时事,触摸社会,了解灾难来临时八方支援的众志成城,真正做到“一枝一叶总关情”。这样,我们的语文教学、我们的教育才真正有了生命的涌动与人文内涵。

语文教学的源头活水在于用那饱含浓浓爱意的画笔去描摹尘世烟火气。

品读汪先生的书,与其说在品读他细腻的文字,不如说是透过文字感受他对生活浓浓的爱。单说美食方面,从某类食材的选择到荤、素营养的搭配再到加工的工艺、南北风味的差异,汪老都亲自尝试,并透过文字娓娓道来。这样的美食大家,这样真性情的男人,我曾经在东坡《老饕赋》中耳闻过,在袁枚的《随园食单》中领略过,也在曹雪芹的《红楼梦》中见识过,但终感有时代感与距离感,直到品读了《人间有味》。汪老的描述不仅让我爱上了美食,满足了口腹之欲,更因其制作过程中浓浓的生活气息,让我也愿意为了家人去亲自体验这份制作美食的快乐与浓浓爱意。

于是,在汪老的影响下,在这个漫长的春日假期里,我和孩子们走进春天,自发地去田野里挖荠菜、采艾蒿、掐山苜楂、撷花瓣、摘树叶,认识了许多知名与不知名的野花野草。孩子们用采来的玫瑰花瓣自制成形状奇特的鲜花饼,用自己采来的艾蒿做成了豆面球,第一次动手包出了三角、四角饺子,还有自己风干压实的紫藤花、栀子花叶标本……在孩子们的文字中,不仅有了听姥姥讲述的“三月三荠菜花赛牡丹”的烟火生活,有了“油滋滋作响,野菜刺啦一下子入锅”的惊吓体验,也有了苏轼的“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自制美食就是香的自信,孩子们真正吃进了春天,吃出了诗意,也写出了带有烟火味的诗文。

孩子们也渐渐明白,原来自己平时忽略的一粥一饭、一茶一盏也可以成为写作的素材,原来我们的荣成大饽饽、海菜粑粑、鲅鱼饺子、各色寻常海边美味,都有着醇厚的生活根基,不仅仅是舌尖上的美食,还是厚重历史的传承,更是带有浓郁乡土气息的海洋文化,是需要用心品味、发现与探究的,更是需要亲自动手尝试的。

一个人的口味要宽一点、杂一点,“南甜北咸东辣西酸”,都去尝尝,对食物如此,对文化也应该这样。美食,不仅仅是生活需求,也是一种文化品味,有滋有味地记录生活就是一种文化体现,通过这样的生活体验,这样浸润浓浓烟火味的文字,让那些不识人间烟火的孩子真正爱上生活,并尝试用文字描摹自己的心灵体验,感受语文的魅力,这才是语文教学的源头活水。

当代语文教育家程少堂说:语文味就是让人体验到的一种富有教学个性与文化气息的,同时又生发思想之快乐与精神之解放的,令人陶醉的诗意美感与自由境界。在这美好的时光里,我愿携汪先生的《人间有味》,与孩子们一起流连于家乡的田野山间,村头海边,在这尘世烟火中找寻到浓浓语文味的源头活水。

终审:乳山口孙建华
分享到:
【打印正文】